<form id="hb9hv"><listing id="hb9hv"><meter id="hb9hv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hb9h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/form>
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form id="hb9hv"></form></form>
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nobr id="hb9hv"></nobr></form><form id="hb9hv"><form id="hb9hv"><nobr id="hb9hv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b9h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b9hv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首頁> 宣傳教育> 廉政文化> 文化>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帶老父親看病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     發布時間:2022年06月14日 10:12:53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    老父親并不老,至少我的印象中一直是這樣的。除了有點耳背,他一直都很硬朗,在村里的陶器廠干到78歲。除了背有點佝僂,多年的勞動給他一副好的身板,他身上的肌肉和線條讓我羨慕。曾經有一段時間,我天天跑步、舉啞鈴,但無法煉就父親那種樸實而健美的身材。

                  父親83歲了,生了一點小病,老年人的過敏性皮炎。這病的特點是皮膚奇癢,一癢,就忍不住去撓,他的腹部和背部等就撓出很多疤痕。這小病很難徹底治愈,只能靠時間和一些藥物來緩解病情了。他找鄉村郎中看了,藥吃了,針也打了,不見效。我妹妹帶他看了兩三次,也是這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也不是庸醫誤人,看完病,父親常常忘了吃藥。我妹妹把藥托付給二嫂,讓她每天拿藥給父親服用。我妹妹給我打電話說,父親記憶力衰退得厲害,有可能是“老年癡呆”的先兆。起初我不太相信,父親身體一直很好,人也精神。但從服藥這件事以及其他跡象看,不由得我不信。我特地上網查了,“阿爾茨海默病”真的可能已經敲打老屋的門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父親的過敏性皮炎是春節期間發作的。吃了藥,沒有多大療效。二嫂說,父親經常飲點小酒,酒是刺激性的東西,對治愈皮炎有反作用。我回老家,特地去父母住的屋子查看,屋里的墻壁上掛了很多塑料袋,里面是各種從藥店買回的藥物。父親是農民,沒退休金,我給父母的贍養費大概很大部分都裝進這些袋子里了。我沒多說話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父親喝的“酒”。幾塊錢的劣質白酒,加上一些枸杞等中藥,就浸成了“藥酒”。我對他說,這酒還能喝嗎?父親解釋說,夜里睡不著,喝一杯助眠。父親不是鄉下常見的那種嗜酒者,但他會飲上一兩杯,年輕時用以舒筋活血,六七十歲時,潛藏的傷痛偷偷爬出來折磨他,他飲點酒化解疼痛。我勸他說,你不能再喝了,要不皮炎好不了。父親說,我知道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我去超市給父親買了兩瓶葡萄酒。后來我妹妹說皮炎病不能喝酒,回娘家時怕父親喝,就偷偷托在二嫂家。父親知道了,有點生氣,去要了兩三回。人老了,脾氣也有點變了。我沒有問父親,這兩瓶酒到底喝了沒有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父親當過村干部,多少也有點見識。但在忘卻之神面前,見識派不上用場。他以前多次到過縣城,但這一次需要我去帶了。老就是這樣一種看得見的現實。三月份時我回老家一次,想帶他去看病,他的病情有些緩和,就沒帶。到了四月,他的皮炎病還是沒痊愈,我就決定帶他去縣城看病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十幾天前,我第一次帶父親看病。以前他有小病,都是自己去看的?,F在,他曾經多次到過的縣城還是以前的樣子,只是他很難像以前辨認街道了。八十多歲的人腿腳也沒有以前靈便了。在田頭店,我乘坐一輛營運的三輪車去接父親,路上與師傅隨便聊天,看他滿頭白發,就問他的年紀。三輪車師傅說,七十歲了。在鄉下,七十歲還在干活的人很多,我默然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乘三輛車后,乘坐公共汽車,再滴滴打車,現在去縣城很方便。一路上,我想起的是父親當年第一次帶我到縣城看病的情景。那時我大約九歲還是十歲,去醫院割掉耳廓里長的一塊贅肉(一出生就有的)。父親從別人家借了輛自行車,載著我去縣城。那時公路上幾個坡很陡,如瑞溝嶺、海亭嶺等,都要推著自行車走上去的。田頭店到縣城只有十六七公里,要騎行兩個小時多。時間過得真快,現在我早已過了父親第一次帶我看病的年齡了??床〉倪^程按下不表,從縣城回到田頭店后,我一眼就看到那個滿頭白發的三輪車師傅,特地叫他運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幾天前,我又回老家帶父親去縣城復查。那位三輪車師傅不在,我乘坐的是兩輛摩的。護著父親跨上摩的,坐在中間,摩托啟動了,我往前看,驚訝發現,坐在我前面的父親比我低了一個頭。在《與父親抬擔子》一文中我寫過,父子身高相差十多公分。那時父親就有點佝僂,現在更嚴重。我沒變高,父親越來越矮了。他耳背,說話時,他要靠近我,仿佛多年前小時候的我靠近他一樣。到縣城看完病,送父親回去,在田頭店,我想給老父母買一些東西。和父親一道去市場,我走得很慢,父親走得更慢,就落在后面了。走一小段路后,我都要等一等他,仿佛小時候我們一起走路,他等我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回城后,夜里想起兩次帶父親看病的事,多少有點感慨。放下手頭的工作,我去木蘭溪邊快步行走了一大圈,一萬步左右。其實我也跑不動了,只能選擇這種健身的方式了。在駘蕩的春風里,看蘭溪夜景,流了一身的汗,也是樂事一樁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得加強鍛煉了。父母在,不敢老。(王清銘)


                  中共西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西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

                  備案/許可證編號:藏ICP備14000034號-1

                  藏公網安備 54010202000127號

                  精品乱码一区二区,世界上最强壮的人的视频,√天堂www最新版在线资源
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listing id="hb9hv"><meter id="hb9hv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b9h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form id="hb9hv"></form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nobr id="hb9hv"></nobr></form><form id="hb9hv"><form id="hb9hv"><nobr id="hb9hv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b9h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b9hv"></add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