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hb9hv"><listing id="hb9hv"><meter id="hb9hv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hb9h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/form>
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form id="hb9hv"></form></form>
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nobr id="hb9hv"></nobr></form><form id="hb9hv"><form id="hb9hv"><nobr id="hb9hv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b9h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b9hv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首頁> 宣傳教育> 廉政文化> 文化>
                  清波上山來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     發布時間:2022年06月20日 11:02:38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    上篇

                  在姚坪鄉感受到的心靈震撼,至今無法忘卻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,我去湖北省房縣采訪,了解湖北省發改委30年堅持扶貧房縣的故事。這天,去了姚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姚坪鄉距離縣城不過一百公里,可是,感覺總也跑不到似的。姚坪鄉地處偏遠,多是高山庫區。果然,出城不久即進入山區。盡管公路是柏油路面,平平整整,但多是盤山公路,左轉右旋上了山巔,再右旋左轉下到山腳,速度慢得很。坐在車上,漸漸被轉得頭暈目眩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一段路要經過窯淮鎮。從窯淮鎮至姚坪鄉的路更是難行。民謠說:“窯淮路,晃晃臺,來了不想回,司機不想來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陪同采訪的縣文聯唐主席說,這條去姚坪鄉的路是老路,回程時帶你走新路,讓你有個比較,感受會深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原來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翻山越嶺兩個多小時,終于到達姚坪鄉政府。

                  姚坪鄉政府竟然建在半山腰上,汽車要沖上一條陡峭的“之”字形路才能上去。如此狹窄陡峭又是急轉彎,看著都發怵,到了轉折點更是讓我揪心。往山下看一眼,不禁心顫,千丈陡坡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鄉干部小殷領著我們先去姚坪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姚坪村黨支部書記何永元,個子不高,沉穩干練。1984年,22歲的何永元當了村文書,從此就沒有離開過村部。村里的大事小情,他比對自己的手指頭還要熟悉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以前,我們這里的情況是,水在腳下的河里,能看見水,就是吃不到水?!焙斡涝呑哌吔榻B。

                  剛才在來的路上,有一段路是順著大河走的。那條河寬闊,清澈,水流飽滿?,F在往下一看,那條大河夾在高山峽谷間,像一條藍靛綢帶。

  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腳下是大河,山上卻吃不到水?

                  何永元說,這里是黃龍灘庫區,是南水北調的核心水源區。黃龍灘水庫于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工建設,1976年開始蓄水。隨著水位的升高,村民原來住的地方都被淹了?!八疂q船高”,人們只好往山上轉移,在山坡上重新開辟土地、重建家園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便有了我們眼前壯觀的一幕,家家戶戶的房子都建在山坡上,鄉政府、學校等也建在山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個壯舉。它表現出來的生命的頑強與堅韌、不屈不撓的奮斗精神和生存智慧,令我感動,敬仰之情油然而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年,庫區山上的大樹都被砍了,植被無法蓄水,每到下雨,雨水就直接流進了河里,這才造成山上的人沒有水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沒有水就不能活命。村民只能下到山腳去河里挑水,大人挑,孩子壺拎盆端,全家人都去運水。如果偶爾發現山上有個小水潭往外滲水,那接水的隊伍能排成長龍。鄉政府、學校等單位用水,也只能開車下山去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山腳下的這條大河叫堵河,漢江的支流。為啥叫堵河,村民也不知道,祖祖輩輩就是這么傳下來的。那些年,這條河的確是夠添“堵”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山上到堵河岸邊,皆是陡峭小路,最短的距離一二公里,住山頭上的人則離得更遠。甭說去河里挑水,空手來回一趟也夠累人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村里300多戶,其中貧困戶130多戶,土地面積794畝,都是坡地。按規定,坡度超過25度,就要退耕還林,這里的坡度多已超過25度,所以村里的耕地極少,而吃水問題則成了困擾村民的最大難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領你們去牛玉清、王昌芬家看看吧?!焙斡涝恼Z氣滿含著沉重和惋惜,讓人覺得這家人的故事非同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    開車繼續往山上走。望一眼陡峭的窄路,我真想下車步行。車過小學校,碰上施工,一輛拉貨的大卡車只能暫避到一個角落,讓我們通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牛玉清家幾乎是在山頂上。站在他家門前,放眼一望,皆是高山,山下油亮的柏油路和堵河比在鄉政府看又朦朧了許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女主人王昌芬正在堂屋擦桌子,桌子旁邊坐著五六個壯漢。這些漢子都是給學校蓋房子的民工,中午在王昌芬家搭伙吃飯。

                  52歲的王昌芬瘦削、精干,能看出年輕時的標致。我們坐在房廊的小板凳上聊,她身邊偎著一個4歲的小女孩,說是她的女兒。正說著話,牛玉清干活回來了。60歲的牛玉清黑黑的膚色,話不多,憨厚淳樸,顯得比實際年齡蒼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王昌芬說,以前,她家一天兩趟去河里挑水,才夠人畜用水。2002年初秋,開學前三天,12歲和14歲的兩個兒子一起去堵河抬水。河邊路陡石滑,一不小心掉下去一個,另一個慌忙去救,也掉了下去。水深流急,眨眼工夫,倆孩子便沒了蹤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水,失去了兩個兒子。王昌芬說,心里痛得撕心裂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聽了心里也痛。如果不是實地走訪,怎么也不會想到他們吃了那么多苦頭,經歷了那么多艱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姚坪鄉的干部和鄉親聞知消息皆萬般難過。鄉領導去牛玉清家慰問,自己掏了500元表示心意。牛玉清感動得要下跪,被人攙扶住了。那時候,在貧困和艱難中,大家都在努力尋求出路,渴盼改變這貧窮落后的面貌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那之后,牛玉清、王昌芬把希望寄托在了小兒子身上。2014年,20歲的小兒子去外地打工,沒想到意外身亡,這個消息無異于晴天霹靂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往事如煙。王昌芬說起這些,已經顯得云淡風輕。命運的無情,并沒有擊垮他們的生活熱忱和奮斗精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近年來,他們家的四五畝坡地,種了一畝多銀杏,可以賣銀杏葉、銀杏果。另外種了一些核桃。牛玉清在家門口給人打零工,掙錢補貼家用。夫婦兩人都辦了低保,每個月有一些固定收入。在精準扶貧工作隊的努力下,他們在原址蓋了兩層半樓房,解決了住房問題。讓人欣喜的是,鄉里建了水廠,自來水管鉆山爬坡接到了家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王昌芬特意擰開水龍頭,讓我們看嘩嘩奔涌的自來水。她的臉上,是滿滿的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堵河,成了他們無法忘卻又不愿揭開的傷疤,成了他們心中的記憶。他們將傷痛深深埋在心底,埋在生活的煙火之中,開始新的生活。王昌芬說,做夢也沒有想到,這么快就過上了這樣的好日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王昌芬家出來,何永元說:他們樸實善良,從來沒向村里提出過什么額外要求,幾年前,他們收養了一個小女孩,村里幫助孩子上了戶口。這個漂亮懂事的小女孩,成了牛玉清、王昌芬的生命寄托和依靠。祝福他們從此吉祥幸福,一生平安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下篇

                  姚坪鄉在堵河流域有10多個村,吃水、過河、洗衣等水的問題,一度給村民生活帶來了極大的困難,更是限制了當地經濟的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為了解決吃水問題,房縣和姚坪鄉政府做了大量調查研究,想盡辦法解決。有人不懼艱辛,在山溝里尋找水源,找到了,就用管子引下來。但是,蓄水的小山溝、泉眼畢竟太少,更多的人引不到水,只能去河里運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00年前后,姚坪鄉號召村民修水窖。一口水窖能蓄二三十立方米的水,一家有兩口水窖就能保證基本用水。政府補貼每口水窖500元,按當時的條件,等于解決了修水窖的材料費用。水窖解決了村民的用水問題,但是,水窖也有一個明顯的缺點:水質不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水質不好,終是大家的一個心病。2019年,在湖北省發改委的大力支持下,姚坪水廠開工建設。水廠建在一座山頭上,把堵河的水抽上來。水廠的設備是自動的,存水少了就會自動補滿。水廠投入使用后,保證了姚坪鄉機關、學校和附近村民兩三千人用水。即使偶爾碰上停電,也能保證一兩天的用水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自來水管道像蜘蛛網,編織在山坡上,通到各家各戶。姚坪鄉16個村,供水問題都已經解決。

                  碾盤村在全鄉海拔最高,離鄉政府15公里,周圍沒有水源。因為路途遠,海拔高,水壓夠不上,無法通自來水。工作隊實地勘察后,發現附近有一個小水源,于是,修了幾個互相連通的水窖,這樣,既保證了蓄水,又保證了水質的達標。

                  水的問題解決了,群眾才有精力和能力做產業。姚坪鄉的主要經濟來源是“三區一帶”:銀杏片區、黃姜片區、茶葉片區、城鄉旅游休閑帶。近年來,僅姚坪村,就發展了專業合作社3家,種植銀杏300多畝,黃姜350多畝,茶葉200多畝,養豬400多頭、雞3000多只。

                  聽說姚坪鄉人大主席萬日輝是個“老姚坪”,我們決定與他聊聊。

                  萬日輝在堵河西岸的黃坪村駐村蹲點,午飯后,我們開車趕往十幾公里外的黃坪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柏油路順著堵河邊延展開去,平坦寬闊,優美的山水景觀撲面而來。我贊不絕口??h文聯唐主席自豪地告訴我,我們回縣城就走這條新路。這與來時的老路相比,確有天差地別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轉過一個彎,看見一座高高的大橋正在熱火朝天地建設中。這是正在修建中的黃坪堵河大橋。這座橋修好,兩岸來往就方便了。這是一個激動人心的好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汽車下了公路,開到了堵河岸邊。河的對岸就是黃坪村。岸邊的水泥甬道上已經停了七八輛小汽車,車里的人或正在等候渡河或已經渡了河。此時,河面上沒有船,空蕩蕩的,水面顯得寬闊幽暗。下車剛站定,已是大汗淋漓。太陽光直射下來,曬得人腦袋發昏。這地面溫度,足有四五十度,加上水汽蒸騰,讓人頓覺悶熱,喘氣都有點不暢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陪同來的鄉干部打電話聯系,不一會,就見河對岸開過來一艘機帆船,突突突地慢慢駛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等待渡船駛來的時光,見身邊豎著一塊牌子,藍底白字醒目地寫著:“中小學生一律乘坐鄉政府指定客船;嚴禁漁船、農民自用船及貨船非法載客。姚坪鄉人民政府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過了河,才知黃坪村委會也是建在陡峭的山坡上。抬頭望去,只見階梯幽深。攀登時暗記,整整30個臺階,才踏上村委會辦公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萬日輝已工作了38年,在姚坪鄉幾乎沒有挪過窩。他介紹說,姚坪鄉溝多、坡多,因此,這里的地名多帶有“溝”“坡”二字。黃龍灘水庫蓄水后,黃坪村民搬到了坡上,河灘上的田地都被淹了。有民謠唱道:“有女不嫁杜家巖(馬家坡村),一無水來二無柴?!币驗槌运畣栴},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末期,一戶劉姓人家也發生過一起和王昌芬家類似的悲劇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靠天吃水,吃水何其難。后來,全鄉推廣建水窖,建了1500口水窖。根據條件,一家建一口水窖,或兩三家建一口水窖,解決了70%居民的吃水問題。本是水鄉之地,還有盈水北調,自己用的水倒像黃土高坡上的水一樣金貴,常常是一家人用一盆水,洗過臉洗腳,洗過腳再喂豬。洗菜水直接拿去喂牲口,一滴也舍不得浪費?,F在,家家戶戶用上了自來水。萬日輝感慨道,能做到這樣,真是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,一篇《安全飲水不落一人,房縣14萬貧困人口全部喝上放心水》的新聞如此報道:

                  看著清澈的自來水從水龍頭涌出,房縣五臺鄉紅場村貧困村民余春根高興極了。1月9日,紅場村一組貧困戶家中通了自來水,正式宣告全縣14.54萬貧困人口實現安全飲水全覆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在2015年,房縣便將農村安全飲水列入精準扶貧“兩不愁三保障”重要工作首位,由縣水務局、飲水辦、農村供水管理局組建4個工作組,深入20個鄉鎮294個村普查,摸排農村人口水源、飲水困難情況,對貧困人口飲水解困登記造冊,分戶建檔立卡,確保安全飲水不落一戶、不落一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近4年來,房縣完成投資2.89億元,興建農村集中飲水工程308座,分散飲水工程870處,鋪設管網4908千米,受益易地搬遷小區682個,解決了14萬貧困人口吃水難題,飲水解困工作先后受到省、市高度評價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房縣飲水解困覆蓋了農村所有貧困人口,大大改善了貧困戶的生活質量,也讓陷入飲水困境中的青壯年勞力得到解放,紛紛創業或外出打工,平均每人每年收入達到3.5萬元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這篇報道沒有提及姚坪鄉,卻包含了姚坪鄉的水。腳下是萬頃碧波,卻只能望著清澈的大水浩蕩北上;他們生活在山坡上,多年忍受著吃水的艱辛,卻堅韌頑強,不向命運屈服,這幅壯闊的畫面,讓我震撼、難忘,讓我總是情不自禁想起高山大地,想起萬古奔流的江河。(沈俊峰)


                  中共西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西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

                  備案/許可證編號:藏ICP備14000034號-1

                  藏公網安備 54010202000127號

                  精品乱码一区二区,世界上最强壮的人的视频,√天堂www最新版在线资源
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listing id="hb9hv"><meter id="hb9hv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b9h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form id="hb9hv"></form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nobr id="hb9hv"></nobr></form><form id="hb9hv"><form id="hb9hv"><nobr id="hb9hv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b9hv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b9h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b9hv"></add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