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5pf3r"></ruby>

    <noframes id="5pf3r"><address id="5pf3r"><listing id="5pf3r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5pf3r">

      <form id="5pf3r"></form>
        <noframes id="5pf3r">

            首頁> 宣傳教育> 廉政文化> 文苑>
            中國風物 | 榕蔭眾生
            來源: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     發布時間:2022年08月08日 10:36:40     

            宋代《榕木賦》中寫道:“南有巨木,其名曰榕”,《海物異名記》云:“其蔭覆寬廣,故謂之榕”,榕樹蔭護眾生的特點讓世人對其鐘愛有加,并視為一種品德加以稱贊。正如清代福州知府李拔《榕蔭堂記》中所言:“在一邑則蔭一邑,在一郡則蔭一郡,在天下則蔭天下”,他以榕樹之德類比為官之道,為官一任,造福一方。

            清代鈕琇《補榕說》說:“唯榕善蓄,則仁足庇物……榕之德備矣,皆居官者所宜取則也”,榕樹因其自身蔭庇寬廣的特性,被賦予仁德、包容的意蘊,古人認為榕樹有仁者風范,能夠包容、保護百姓,是為官者應當學習的。正因如此,古代府衙官廨周圍也多植有榕樹。

            李拔以榕為范,廣施德政,“視百姓如家人,視民事為己事”,任職福寧知府時,為解除水患之災,他親自踏勘福寧長溪考察河源,整治水源,發展農耕;他試驗并推廣種桑養蠶,解決了海濱之民生計微薄的問題;重建府學明倫堂,興建福寧興文樓,親撰教材,并為諸生講學,形成崇文重教社會氛圍。

            《榕木賦》序言:“閩廣之間多榕木……枝葉扶疏,庇蔭數畝,清陰人實賴之……”炎炎夏日,日火燒空,流金鑠石,“輿者、騎者、擔者、負者揮汗如雨,噓氣若煙,趨就其陰而少憩焉,雖祛炎避暑之寶,不為過也”。

            明末清初學者屈大均在《廣東新語》中說:“榕,容也。常為大廈以容人,能庇風雨,又以材無所可用,為斤斧所容,故曰榕,自容亦能容乎人也?!薄蔼毮境闪帧钡拈艠浼却蠖饶苋?,又容易成活,生命力旺盛,適應性極強。

            李拔以榕為范,適應政情民情,針對福寧山多田少,人多糧缺,傳統作物收成不佳等問題,因地制宜試種玉米,取得成效后,寫下《請種包谷議》予以推廣。

            不管是砂礫石頭縫,還是斷壁殘垣間,榕樹堅忍不屈地同環境斗爭,機智巧妙地與環境共存,與巖壁抱團咬合,在墻縫內頑強生長。一旦種子附著上砂石土壤,都能生根發芽,久而久之垂蔭連畝。

            榕樹長大成林需要一定年限,種植榕樹是“潛功”而非“顯功”。宋代張伯玉調任福州知州時已62歲,知州也當不了幾年,遲暮之年的張伯玉卻毅然決然發動全城“編戶植榕”,他親自帶著百姓植榕,數年后,福州“綠蔭滿城,暑不張蓋”。

            宋代薛季宣的《大榕賦》中記載:“不以直節為高,不以孤生為異。凌寒而不改其操,連理而不稱其瑞?!遍艠渥粤⒆詮?,耐瘠薄、冒寒暑、頂風雨,從容不屈,自覺拒腐防蝕,不隨波逐流,不改操守。

            “人有千歲之智,而無百歲之身”。乾隆四十年,李拔積勞成疾,卒于任上。李拔政績澤被后世,官德為人敬仰,“垂一方之美蔭,來萬里之清風”,正如其種下的榕樹,兩百多年過去了,依舊滿城綠蔭。(葉明珠)


            中共西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西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

            備案/許可證編號:藏ICP備14000034號-1

            藏公網安備 54010202000127號

            日本人妻被黑人尾随入室
              <ruby id="5pf3r"></ruby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5pf3r"><address id="5pf3r"><listing id="5pf3r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5pf3r"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pf3r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5pf3r">